献血者被误诊染艾滋 血站和疾控中心称无责

首页

2018-10-16

  一年半之前,在江苏常州打工的邳州人吴长栋献血被邳州疾控中心告知他感染了病毒,令他一度准备自杀,但经江苏省疾控中心等机构进血液检测,他的检测结果均正常。 拿着江苏省疾控中心的报告单,吴长栋决定讨个说法。 目前,江苏省卫生厅正在调查此事。   献血查出HIV阳性  吴长栋生于1975年,是徐州市邳州人。 几年前离婚后,年幼的女儿判由他抚养。 由于他要在常州打工,女儿便放在老家交给父母带。

2009年11月5日,在湖塘乐购门口的一辆献血车上,吴长栋做过基本检测后献血400毫升。

第二天傍晚,他接到老家邳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艾科胡的电话,称他已感染艾滋病毒,要求他赶紧回家,“有些事要问你,还有一些注意事项要和你交待”。

  第二天,吴长栋向工厂老板辞职赶回老家。

  11月9日,吴长栋找到邳州市疾控中心的胡医生,签了HIV阳性者告知书。

医生给他介绍了注意事项。

随后他按照医嘱,碗筷都与家人进行了隔离。

令吴长栋稍感欣慰的是,他女儿的检测结果正常。   吴长栋说,那时他绝望了,想过上吊、喝农药、吃安眠药。 他买了安眠药后,由于父母看得紧,没找到机会自杀。   事件  多次复检结果均正常  “我怎么也想不通我怎么会感染上艾滋病,我不是个随便的人。 ”吴长栋说,冷静下来后,他抱着一丝侥幸,决定再去查一次。 1年11月下旬,吴长栋来到了徐州市贾汪区,用化名“张鹏”做了一次检测。 11月25日,他拿到了检测报告单,看到了他梦寐以求的“阴性”二字。 由于怀疑这个结果,第二天他在医生的建议下,去徐州市疾控中心做检测,结果还是阴性。   吴长栋说他还是感到不放心,于是在12月4日、12月21日,他又用真名在徐州市疾控中心做了两次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在确认自己正常之后,吴长栋喜极而泣,并把好消息告诉了家人,“都觉得像做梦一样”。

  从被告知感染上艾滋病病毒到“恢复”成正常人,虽然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但吴长栋瘦了十几斤,精神上承受了巨大压力。

吴长栋说:“那半个多月,对我来说,天昏地暗的。

”后来,他又去江苏省疾控中心做检测,检测结果依旧是“阴性”。

  我患上恐艾后遗症  去年上半年,吴长栋回到常州干起了老本行,开大卡车。 虽然生活恢复了平静,但他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不像以前那样,会和工友们说说笑笑,人变得很敏感,不再开朗。 在他的世界里,他听不得任何关于艾滋病的事,家里人也不能再提到这个词,甚至于他对血也害怕得要命。 有时连在街头偶尔看到献血车,他都会不寒而栗。

他感觉自己得了“恐艾后遗症”。

吴长栋决定维权。 他去了常州中心血站,要求血站恢复他的名誉,但血站称他们是按正常程序工作,责任不在他们。

  吴长栋  常州中心血站  责任就是上报结果  吴长栋是在常州献血时被检测出来有问题的,据常州市中心血站政工科主任邓光华介绍,吴长栋曾找过他几次,要求血站给他恢复名誉。

他是在2009年11月份献的血,当时设备初筛时是呈阳性,他们用吴长栋的血再次查一遍,依旧是阳性。 因为两次初筛呈阳性,血站按国家规定填写信息,上报国家信息网。

“我们当时在网上填写的是血站筛查,我们血站没有确认他为阳性的资格。 ”邓光华说。   “我们的责任就是根据结果上报,疾控中心应该知道血站没有确诊的权力,他们应该带着吴长栋去做进一步确诊。

”  据邓光华介绍,每年常州献血者共有四万多人,每年都会有十几例被检测出HIV结果呈阳性。

但是,从1993年起,开展艾滋病检测之后,由常州血站确诊的只有两例。 “也就是说,每年这十几例的阳性基本上都是假阳性,导致这种结果的因素很多,因为血站的检查机器灵敏度很高,一些人吃了药或者海鲜等,都有可能会干扰检验结果,出现这种假阳性反应。 ”  邳州疾控中心  处理不存在任何过错  邳州市疾控中心性艾科医生胡医生日前接受采访时说,吴长栋这件事是他具体负责的。 邳州疾控中心2009年11月6日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信息专报系统网络直报中,看到了吴长栋的传染病报告卡。 报告卡片中,注明“确认结果阳性”。

“因为当时那张报告卡片上是‘确认结果阳性’,所以我们需进行复查。

”胡医生说。 “网络直报是确认阳性,按照程序,我们不需要再次对他做检测,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也没有任何过错。

”  江苏省卫生厅  责成常州徐州两地调查  江苏省疾控中心一位李姓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表示,卫生厅领导从相关渠道获悉此事立即高度重视,目前已责成常州、徐州两地进行调查。

由于这件事发生在2009年,现在他们正在调查差错出现在哪里,目前一切都在调查过程中。

  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