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她得了乳腺癌 中国女人胸事

首页

2018-10-04

胸部是女孩最美的器官之一,但也变成了另一些女孩的痛苦根源。

“洗澡时摸到右胸有一个肿块,本来抱着没事的心态去医院做检查,结果查出来是中早期乳腺癌。

”25岁的姑娘周叶,心态一下子崩了:“我连婚都没结,就得癌症了……”据数据,乳腺癌患者中35岁以下人群约占8%,其中包括很多尚未成为妈妈、甚至尚未结婚的年轻人。

被这种病痛笼罩的恐惧,安吉丽娜·朱莉也曾经历。 2013年,37岁的朱莉切除了双侧乳腺,作为乳腺癌的预防手段——做法勇敢,并且明智。 乳腺癌来势汹汹。 世卫组织宣布,全球女性癌症的头号杀手,就是乳腺癌。 《樱桃小丸子》的作者樱桃子、歌手姚贝娜都死于这种疾病。

乳腺癌究竟有多危险?中国乳腺癌发病率增速世界第一全球已确诊的女性癌症病例中,大约1/4是乳腺癌。

更令人担忧的是,中国女性正在更大程度地经历和承受这种病痛。 中国女性乳腺癌发病率以每年3%-4%的速度增长,是全球平均增速的2倍,位居世界第一。

50年代:我国的乳腺癌的发病率是10万分之20美国和西方国家发病率10万分之110近年来:我国发病率达到10万分之40~50“预测20年以后我国的乳腺癌发病率将会达到美国的水平,真正做到赶英超美。 ”武钢二医院乳腺外科主任医师纪光伟表示。 相比于发达国家乳腺癌平均发病年龄,中国大城市的女性则提早10年上演了“人到中年,身体已垮”的悲剧。

30岁,中国女性乳腺癌发病率开始增加。 40-49岁,是发病年龄高峰。

警惕乳腺疾病或会转化成乳腺癌第一年参加工作体检,李璐盯着乳腺B超报告单上“BI-RADS3类”的诊断结果看了好一会儿。

BI-RADS分级法将乳腺病变分为0~6级,用来评价乳腺病变良恶性程度。 级别越高,恶性的可能性越大。

回想深夜修仙、朋克养生、常驻麻辣烫摊位、肥宅快乐水不离手的自己,这个刚毕业的小姑娘,不由得捏紧了报告单。

医生的话在她耳边响起:“考虑是乳腺纤维瘤合并乳腺增生,半年查一次。 ”李璐坐在马路边哭了:肿瘤?癌症?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事情,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吧?单纯的乳腺增生不会导致乳腺癌发生。

但大量研究发现,良性乳腺疾病会增加乳腺癌发生的危险性。

“学历高、收入高、压力高(大)、营养高(丰富)、热量高、脂肪高的六高人群很容易被乳腺疾病盯上。

”纪光伟总结。 慈铭体检数据显示,85%以上女性存在乳腺异常。 工作节奏快、工作熬夜、饮食油腻、晚婚晚育,换句话说,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白领女性群体是乳腺病的“完美受害者”。 焦虑和压力“压垮”中国女人的胸“在长期的临床工作中,我观察到这样一个现象,但凡有乳腺疾病的病人,尤其是乳腺癌患者,都有一定的情绪心情因素。 ”纪光伟说。

在临床病例上,有一位40岁性格内向的乳腺癌病人,家庭美满,感情和谐,但在机关工作中,总怕上级领导不满意,做工作谨小慎微,因此压力巨大。

负能量、焦虑和压力,在现代女性的身体里慢慢聚集,最终以病痛的形式爆发。 女性在职场上越来越拼,经济地位慢慢崛起,但不可否认的是,职场上中国女性与男性仍然无法实现平等。 BOSS直聘发布的《2016年中国性别薪酬差异报告》显示,中国女性平均月薪仅为男性的77%。 排除行业、城市、学历、工作经验的因素外,薪酬差异中44%的不可解释因素,反映出我国目前男女“同工不同酬”的性别歧视问题依然严重。 “既要赚钱养家,也能悉心照顾娃,还要貌美如花”,似乎只有当个身兼数职的女超人,才是值得褒扬的现代女性。

要想获得与男性同酬待遇以及平等晋升机会,女性要付出加努力,甚至牺牲个人生活。

33岁的互联网部门主管朱良正在遭受这样的困境。 频繁的加班让她几乎没时间陪伴2岁的女儿,丈夫又在与她商量要二胎的事情。

就连亲妈也上阵劝说:“工作是次要的,女人还是得顾家啊。

”万般无奈之下,朱良辞职了:“为了老公当家庭主妇我肯定不愿意,但这次是为了安心照顾孩子。 ”从古到今,委屈求全的永远是女人。

上世纪初,一位家庭主妇的丈夫即将去留洋深造。 孩子们欢呼雀跃,唯有母亲伏案痛哭。

孩子们只知道父亲赵元任是一位天才语言学教授,却不知道母亲杨步伟是中国第一个医学女博士——为了照顾丈夫,她痛苦地放弃了追逐医学的梦想。

现代为家庭牺牲自我的中国女性,往往也得不到应有的回报和尊重。 从各国家庭主妇受尊重的程度便能窥出一二。

美国的家庭主妇属于正式的职业范畴,被评为中等技术级别。

英国家庭主妇每年的工作价值相当于公司的中层管理员。 与此同时,她们受人尊重,全职太太甚至意味着中产阶级的标志。

在日本,法律规定丈夫必须为身为家庭主妇的妻子会购买退休金,作为对她们辛苦一世的补偿。 在德国和加拿大,全职太太每月享有津贴补偿。 而在中国做家庭主妇却是“最危险”的事。

在中国现有的婚姻法里,家庭主妇的权益没有法律保护。

不仅如此,还可能遭受来自社会和家庭的歧视。 万一离婚,不工作的妈妈或许连孩子的抚养权都无法争取。

中国的女性群体中,26%的全职太太正处于这种高风险、无保护的境地。 刚刚跨进这一群体的朱良,围着孩子和家务忙碌了两个月,得知前同事升到高管职位,不禁黯然神伤——这正是她梦寐以求、十拿九稳的职位。 为了感情、家庭和孩子,朱良们努力说服自己,放弃想要的人生,把不甘与隐忍埋在心里,忙碌一生,换来“贤妻良母”这样的称号。

女性需要额外附加承担的,往往被社会认为是这一性别理所应当的义务。

而现代女性所承受的压力,也远比我们想象得多。 美国研究发现,高度精神压力会加大乳腺疾病的风险。 奋斗的中国女孩请对自己好一点当女性群体所担任的社会角色更加复杂多样,社会对女性的生存现状实塑造了更严酷的环境。 虽然俞飞鸿、徐静蕾这样的独立女性获得了更多认可的声音,也有更多从小被教育要努力自立的女孩,努力奋斗去获取经济和精神独立。 但看看达沃斯《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四年过去了,中国的性别差距越来越大,名次下降了31位。 中国男女差异的健康维度得分(平均分),排名倒数。 健康维度计算的是出生婴儿性别比(女性/男性)和健康期望寿命。 这种从女性出生(甚至未出生)便危害健康甚至导致死亡的性别歧视,在女性长大后则化作了无形的舆论攻击,一次次攻击女性的身心健康。

“男士优先录取”“离异女人很失败”“谁让你穿那么少”……求职会遭遇性别歧视,被性骚扰还要承受荡妇羞辱。

爸爸只要抱着宝宝走一圈就会被赞为“对孩子上心”,而女性回家后围着宝宝忙里忙外,孩子但凡感个冒,就会受到全家人的指责“究竟怎么当妈的?”“别人生孩子都没事,怎么就你这么矫情?”旁人对产后抑郁的妈妈这样说。

“大S剥虾论”遭网友猛批:作为新时代独立自强女性,还让老公给自己剥虾?曾经对于杨绛先生的美誉“最贤的妻,最才的女”,放到现在并不能算是对女性的夸奖。 工作、生活、家庭各方面所经受的压力与焦虑,化作深夜的辗转反侧、无人角落的心酸眼泪,并一直传递到女性身体最脆弱器官——乳腺或卵巢上。

根据《2015年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数据,预计到2021年,中国乳腺癌患者人数将高达250万。

社会和思想的进步教会了女性如何去拼搏,却没能告诉女性该如何关爱自己的身心。

男女平权,并不是要把女性和男性变得一样,而是承认并接受两者的生理差异,并根据彼此的特点进行适当的关怀。

为工作、事业、家庭和孩子奋斗的中国姑娘们,也请对自己好一点,再好一点。

参考资料:[1]从“家庭主妇”看国家经济各国主妇大比拼。

央视网,2013,07[2]年薪20万,家庭主妇你愿意当吗?吴晓波频道,[3]中国女性地位排名|为什么我这么努力,却依然排在倒数?青音约.感谢专业支持|武钢二医院乳腺外科主任医师纪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