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6K海上突防创飞方糖映画行高度最低纪录 被指“玩命”

首页

2018-10-08

驾驭“战神”的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团参谋长刘锐心潮澎湃,此时的他觉得自己如一名骑士,仗长剑、跨战马,为国出征。

  ——记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团参谋长刘锐  本报记者 李国文 特约记者 张 力 余泓纬  2016年9月,中国空军再一次飞向远海。 广袤深邃的西太平洋上空,被誉为“战神”的轰-6K飞机呼啸着俯瞰翼下之浪。

驾驭“战神”的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团参谋长刘锐心潮澎湃,此时的他觉得自己如一名骑士,仗长剑、跨战马,为国出征。   压力山大——  “国之重器”在手,如何用得好、打得准  那年,我国新一代中远程轰炸机轰-6K尚未定型,3名“种子”飞行员便先行参加了改装学习与训练。 3人中,一个师长、一个团长,还有一个就是时任大队长的刘锐。

  轰-6K飞机信息化程度高,具有远程奔袭、大区域巡逻和防区外打击能力,是空军由国土防空向攻防兼备战略转型的标志性装备之一,堪称“国之重器”。

  执掌“国之重器”,心怀“国之重托”。

刘锐的心上压了一座“山”——“国之重器”在手,如何用得好、打得准?这座“山”的压力,让他的脚步时刻不停。 改装期间,他不知疲倦、如饥似渴地学习研究着每一个知识点。 要是听说谁是哪个方面的专家,刘锐会抓住一切机会追着专家问这问那。 “钻研——追问——再钻研”是刘锐这个阶段的螺旋式回路。   刘锐心里清楚,现在学通、弄懂,将来才能用好、用精。 为了早一点把新装备研究透,他主动请缨干上了试飞员的活儿。 他结合自己的学习研究心得、针对试飞中遇到的问题,提出了40余条改进意见,均被采纳。

  3个月后,2000多页的使用手册,几乎每页都被刘锐用4种颜色的笔写满了注解和心得,千余个性能数据也烂熟于心。

由刘锐牵头编写的《轰-6K飞机驾驶手册》《飞行检查单》《特情处置规范》,成为日后部队训练的操作规范。   为了用好手中的武器,这些年来,刘锐宿舍中那盏台灯时常彻夜通亮。 他不仅全面掌握了轰-6K飞机火控、雷达、电抗等各系统间的交联关系和运作机理,还谙熟空军作战学、气象学等10余种军事作战和相关交叉学科理论。   脾气蛮大——  议训会上“发飙”:出了问题我负责  在战友眼中,刘锐一直是个脾气温和的人。

直到在议训会上“发飙”的事发生后,官兵才意识到:刘参谋长脾气蛮大。

  那是轰-6K飞机装备部队不久后的一个夏天,训练期间遇到不良天气。

在刘锐的意识中,不良天气是天赐的练兵良机。 而个别人却提出,新机刚改装不久,就在极端复杂气象条件训练,弄不好会出事。   刘锐急了:“出了问题我负责!”  刘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这个团是曾立下赫赫战功的‘大和岛’英雄部队,抗美援朝战争中,面对30余架敌机的疯狂阻拦,先辈们毫不畏惧,英勇作战,血洒长空……”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说,轰-6K是全天候飞机,若不能全天候使用,就是人的问题。

党和国家把先进武器交给我们,倘若今天训练天气复杂不敢飞,明天打仗恶劣气象不敢上,把杀手锏用成烧火棍,这既对不起先烈为我们闯出的威名,也辜负了党和国家的极大信任。   那次是刘锐第一次在议训会上“发飙”,事后他也曾后悔没有顾忌别人的感受,但他没能控制住下一次。

  那年,刘锐受领任务参加某重大军事演习。 他提出,让刚刚完成改装不久的一名新飞行员担任副驾驶。

虽然大家知道,挑选年纪轻、资历浅、经验少的飞行员作为他执行重大任务时的搭挡,是刘锐的一贯做法,但这次不一样:“轰-6K飞机首次在全军演习中亮相,万一搞砸了,负面影响可就大了。 ”  刘锐说:“演习就是练兵,新人经过重大任务锤炼,才能更快成熟。

”道理虽然对,但这些话并不能一下子卸下其他人对安全与荣誉的担忧。

僵持不下时,刘锐站了起来:“出问题,我负责!”  但新手毕竟是新手,演习中,飞机进入突防航线后不久,这名新飞行员便手心出汗。 “怕什么,拿出最高水平好好飞!”刘锐的“责备”让新飞行员放开了手脚。   “一个人就是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刘锐说,没有一批过硬的飞行员,哪来部队过硬的战斗力。

几年来,刘锐带出了一批过硬的“突防突击能手”。   胆子够大——  极限低空、超气象条件,没有他不敢飞的  “今天训练怕担风险,未来战场上就得吃亏。

”这是刘锐的口头禅。

  2015年,某海域云层重叠,一场实战化背景下的突防突击演练正在进行。 刘锐和战友们驾机刚进入“敌”地导布防区,耳机里的告警音便响个不停。

  “降低高度!”为了避开雷达追踪,轰-6K飞机很快下降到某高度,告警音还未消失。

对于体型巨大的轰-6K飞机而言,每下降一米,风险都成倍增加。   “继续下降!”机长刘锐语气坚定。   事后有人说,刘锐这是在玩命。 刘锐却说,无视实战要求、不规避战场威胁,才是玩命。

这次任务中,刘锐和战友们创下了轰-6K飞机飞行高度最低、准备攻击时间最短等多项纪录。

  也是在2015年,刘锐带队执行南海战巡任务后返场。 准备着陆时,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能见度急速下降。

刘锐和战友果断实施了轰-6K飞机首次最低起降条件着陆试验。 后来,刘锐总结极端气象条件下起降的经验,成为全团飞行员的共同财富。

  刘锐所在航空兵师师长朱斌说,几年来,刘锐和战友们在探索与尝试、突破与超越中,多次挑战轰-6K飞机训练极限,验证了复杂恶劣条件下作战使用数据,刷新10余项训练纪录。 刘锐还牵头开展“提升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能力问题研究”等3个类别8项课题的前瞻性研究,形成一批战法、数十套突击方案,填补轰-6K作战使用的多项空白。